A君

为什么搞偶,可能这才是我想要的班级的样子吧,是之前9班的样子了

听了奶泡的电台,想到这段时间,人真的很脆弱。
大概要搞一辈子的偶了吧。

偶像是什么,是几次生活无望想要离开人世的把我拉回来的最后一条绳子,是与他人交往的谈资。说我想入非非,可是午夜梦回都无人入梦。睡前只有无数挥不去的血海,骷髅,地狱。每次开学前的一周我都会天天晚上躲着被子里哭带无力。

没有压力,那为什么要向外人吹嘘我考上了重点高中。

看我脸色过日子,那又是谁喜怒无常。我真的不想听你们吵架之后又黑着脸来对我。

谈恋爱,我已经厌恶这个班级的任何一个人,每个人都让我作呕,我不想和他们说话,我谈什么恋爱。

出行报备,我有哪一次没有和你们说我去哪里,和谁去,哪一次不接你们的电话遮遮掩掩了。

失眠,我真的不想在体验睁着眼睛到天亮,全身瘫软动弹不得了,胸口闷痛喘不过气,可是我确实还在天天经历。

多少次看到刀尖,我都在想它划开我的动脉的样子。真的很想大病一场然后撒手离开,这样也不算是个懦弱的离开吧,起码是一个正当的理由。虽然这本身就是一个懦夫的想法。

人真的很脆弱,笑真的很累,不想再去经营自己的面子,但是也有美好的念想。

想要离开,我恨我自己是个懦夫。

真的很脆弱了
瞎jb天天哭
迟早得死

迎来高三的第一个晚上
瞎jb猫在被子里面哭到死去活来
我都不知道我哭什么